高永顺:佛法传播要契机有为,要分层次分步骤

2018-09-16 07:42:25 / 打印

记得有一次佛学研讨会上,向世山老师说:不传教的宗教就不是宗教,不想传教的和尚就不是好和尚。向老师是借用了拿破仑的话: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向老师研究佛学多年,算是资历比较老的佛教研究学者了,当然深知有一部分很好的僧侣是隐居静修的,属于智增菩萨,把“自觉”放在优先地位来考虑,而把传播佛法置于第二阶段的修行议程。向老师也深知无论哪种宗教的传播,都要在《宪法》和相关法律的框架内进行。这一点毫无疑问。向老师当时以他惯有的大嗓门喊出“不想传教的和尚就不是好和尚”,声震会议大厅,是针对中国佛教界的总体现状有感而发的,那高亢坚决的声音至今萦绕在我的耳畔。

常听佛教界有些人总说那句老话:天雨虽宽,不润无根之草;佛法广大,不度无缘之人。以此当作“不作为”的托辞。其实这句话至少有两层含义:一是强调佛法传播要契合机缘,相机而为,一有机遇就赶紧抓住,顺势而为,机缘未成熟时不要盲目行动、强扭西瓜。二是警策佛教徒要善于结缘、造缘,如果不结缘,不造缘,除了“宿缘”之外,就没有新的善因善缘来推动生命的向上提升和佛法的承传发扬。这完全符合缘起法的法则。

净慧长老在生活禅理念中提出“感恩、包容、分享、结缘”,他说要结四种缘:结人缘、结善缘、结法缘、结佛缘。我想,对于佛教徒来说,这四种缘都要积极去“结”,而对于非佛教徒,结人缘、结善缘也是应当去做的。记得净慧长老在一次小范围的开示中说,我们人生在世,好多事情受诸多因素的制约,是很被动的,而“结缘”这件事情是可以主动掌握的。长老的话当时给我启发很大。如果不主动“结缘”,就只能“坐吃山空”、“坐以待毙”。

那么,要广结诸缘,要传播佛法,路线图如何?净慧长老的另一次开示或许能够从一个侧面回答这个问题。

净慧长老开示的大意是说,佛教弘传要分层次分步骤。第一步,先让不了解佛教的人们正确认识佛教的基本主张,排除对佛教的偏见和误解,拆除佛教生存发展的第一道障壁;第二步,让人们了解佛教丰富灿烂的文化,被大乘佛教的精神和佛教徒的慈悲行为所触动,对佛教发生兴趣,愿意进一步深入了解佛教;第三步,再进一步,通过深入学习和思考,认可佛教的基本道理,理解佛教的基本制度,从而进入教团;第四步,在教团内深入闻思,在实践功夫中落实教理,巩固信众信仰,筑牢佛教地基,同时注意培养骨干力量、中坚力量。在教团学修中,可能一部分人会进入僧团,成为人天师表。当然有些善根深厚者不需要这么多步骤,一下子就生信了,甚至很快就进入僧团,但这种人毕竟很少。

净慧长老的这些开示提示佛教徒:一要积极主动,言在大乘,心在大乘,行也在大乘;二是不能颟顸一气,眉毛胡子一把抓,要分清对象和机缘,适时主动引导,在不同的阶段和层面,满足人们不同的需求,不搞一刀切,不奢望一步到位、一步登天。

在对于佛法传播方式的看法中,常常有一些争论,集中体现在“世间法”与“出世间法”上面。如果从佛教根本教义来说,世间法和出世间法不二,需要圆融无碍。但对于多数人而言,“不二”和“圆融”都颇有难度,所以不得不安立“世间法”和“出世间法”的名言,便于讨论问题,也便于分步骤、有次第地学修和传播佛法。

在这方面,中国目前佛教界存在两个极端的倾向:一是“孤取人间”,淡化或忘失出世本怀;二是凌空虚蹈,谈玄说妙,过分强调出世法,轻蔑世间法,导致脚不点地,缺乏根基。以出世法导引世间法,从世间法迈向出世法,这是比较实在的路子。当然利根人早已积累了足够的资粮,可以不走如许弯曲路。但大多数人还得从积累资粮开始,一步一个脚印,逐级而上。这是就佛教徒学修路径而言的,也内在地包含了大乘佛教徒的佛法传播路线图。

依大乘教义,自我学修和传播佛法是相辅相成的,不能完全割裂开来。《普贤菩萨行愿品》中说:“于诸病苦,为作良医;于失道者,示其正路;于暗夜中,为作光明;于贫穷者,令得伏藏。菩萨如是平等饶益一切众生。何以故?菩萨若能随顺众生,则为随顺供养诸佛;若于众生尊重承事,则为尊重承事如来;若令众生生欢喜者,则令一切如来欢喜。何以故?诸佛如来以大悲心而为体故。因于众生而起大悲,因于大悲生菩提心,因菩提心成等正觉……一切众生而为树根,诸佛菩萨而为华果,以大悲水饶益众生,则能成就诸佛菩萨智慧华果。何以故?若诸菩萨以大悲水饶益众生,则能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是故菩提属于众生,若无众生,一切菩萨终不能成无上正觉。”这段经文将自觉和觉他、智增和悲增的关系讲得非常清楚了。也可以说,这段经文就是指导佛法自修与传播的罗盘。要成就无上智慧华果,传播佛法即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方面。而要传播佛法,就得分清方向、层次、步骤。对于已经建立信仰的信徒,其任务在于不断学修增上;而对于未建立信仰或者心存误解、偏见者,先从世间人天善法上做起,是比较靠谱的。否则事与愿违。

我读研时有个同学,他的毕业论文本来准备写佛教的,已经准备了大量材料。不幸他父亲生病,他回家照顾父亲,发现与他家毫不相干的基督徒经常上医院看望慰问,通过各种方式提供帮助,而佛教徒的影子也沒有。他返校后对佛教大失所望,转而研究宗教对话,后来不再涉足佛教研究了。我有个研究民国思想文化史的学者朋友,他的女朋友突发疾病去世,他悲痛难抑,本来不信佛的他想到了佛教,要给他女朋友超荐。因为专业研究的缘故,我对一些寺院比较熟悉,他打电话让我推荐一家寺院。我推荐了一家国内很著名的大寺院,他坐车几百公里赶过去,结果客堂师父爱理不理,他愤而离开,大骂佛教。事情帮砸了,这让我也感到难堪。

我做田野调查时,发现好多基督徒是被教友的热情救助感化而入教的,他们说,在教会中能够感受到归属感,体验到温暖互助,于是不再孤立无援。有些佛教徒会说,那只是世间法,还在三界里打转。可是仔细想想,出世法再高妙,如果连世间法上都收不住人心,好多人去信基督教、天主教或者别的宗教乃至民间信仰了,给谁去讲高妙的出世法?

我们不能一竿子扫倒所有人,有些僧众、道场和居士及其团体在不遗余力地践行大众参与、大众分享、大众成就的理念,在国家法律法规许可的范围内积极传播佛法。但克实而论,中国大部分佛教徒(包括僧俗两界)在佛法传播上“不作为”或者“微作为”,抱着“愿者上钩”的消极态度,甚至对由于种种原因自动上门的非信徒也爱理不理,对已经信教的信徒关爱也不够。如此一来,有宗教需求的潜在信徒投身别的宗教,就自然而然了。这是典型的“推人出门”、“推人去别家”。从人们的需求角度讲,选择“服务好”的“供应方”也是无可非议的。

当然,我们得承认,佛法的传播必须要与当时、当地的各种外在环境相契合,面对复杂的情形,传播难度很大。正因如此,才需要勇猛精进的大乘精神和方便善巧的大乘智慧。不光要面向已有的和潜在的“大功德主”,还要重视普通人,特别是草根人群,他们最需要心灵的滋养和实实在在的现实帮助。如果佛教界四众信徒的制度好了,服务好了,形象好了,口碑好了,不断传递正能量,不断紧接地气、随能随力地扶危济困,不断参与到和谐社会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中来,佛法传播起来就相对顺畅一些。而要做到上述“四好”,我以为总抓手是在已有信徒中加强学修,提升信徒的教理水平和功夫修养。

我有个朋友是西安一所民办大学的创始人,他本人不信教,他妻子先信佛教,后改信基督,成为一名很虔诚的基督徒。这位校长朋友对我和一位法师说,基督教教会是一种学习型组织,任何学习型组织的生命力是很强的,只有不断学习,不断提升自己,才能更好地达成共识,更好地服务信众、发展信众。而这一点恰恰是佛教的短板。这位校长跟那位法师和我都是多年老朋友,他直言不讳,法师也直言坦承。佛教界在僧俗两众中不乏学习型道场和团体,但太少太少了,根本无法满足信徒需求。而在明代以前,中国佛教界的学习风气是多么浓厚,学习能力是多么强大啊!这值得佛教界四众信徒的深刻反思。

2018年9月14日草于半满堂

延伸阅读:

公众平台声明

以上内容并不反映或代表本平台之意见及观点,转发及引用请自行核实或抉择。本平台所有影音图文,都各自注明来源及作者,请重编录用者注明出处及作者,以尊重其著作劳动,否则将被视作侵权。

汉传佛教禅宗共建与弘传平台

禅林APP下载

苹果/安卓

苹果版                 |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