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涯:骑行故事》穿越帕米尔公路(下):终于要回家了

2018-11-01 01:43:13 / 打印

很 I 高 I 兴 I 你 I 能 I 来

希 I 望 I 你 I 别 I 离 I 开

♫. ♪~♬..♩

点 击 音 频 收 听

新的旅程开始了,我改变了路线,被警察护送到吉尔吉斯斯坦边境。我没有去瓦罕山谷,尽管我本可以去的。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想要去阿富汗,看看那里的人,他们的村庄和农民。经历了恐惧后,沿河骑行,看着在阿富汗境内的孩子们在河边踢球,欢笑着,遗忘了军队曾经的罪行。

对警察不予理会,已经习惯了他们那种眼光。我们继续沿着路线走,经过了一段时间后,这名陪同也成了我们这群人里的一员,和大家一起说笑,一起吃东西。他只是一个穿着平民装坐在私家车里的男孩。

塔吉克斯坦官方是允许骑自行车通过这片地区的,但是必须由人陪同。这无疑是这次旅途最好的部分,从木尔加布河,到3900米海拔的卡拉库里湖(世界上海拔第二高的湖),再到达萨里塔什。

穿过这一段,中国边境就在路的右边。亚洲巨人的领地,和这些前苏联共和国国家被一个没有尽头的篱笆相隔。

从这里开始,旅途接近尾声。从萨里塔什到边境共72km的路程,这条路非常美,可惜因为下雨没办法拍到更多漂亮的照片。

从这里一旦过了边境,再也见不到像塔吉克斯坦或吉尔吉斯斯坦警察一样态度温和的警察了。“David先生,欢迎来到我们的国家。”吉尔吉斯斯坦的警察会用带着口音的英语跟我打招呼。

经过一番折腾,已经是晚上11点,他才随便从我的护照里找了个空白页盖上了戳。我用西班牙语骂了他,他完全理解自己的错误,向我道歉。我事先已经要求他在护照上已经用过的页面印章。他们从不旅行,也许从不离开他们的家乡,他们不能理解我们这种从没有停止过旅行的人,护照上的32页纸是多么的不够用。

从这里到喀什葛尔有数不清的警察检察,有一些仅仅相隔一公里。像是中了某种彩票,却要等到我在喀什葛尔做足休息和补给后才给我兑奖。

我把我做饭的用具,我的锅,我的取暖器寄回了在上海的家里。我剪了头发,花了一天时间步行去看这个城市。在这里给自己准备了一些新的补给,为第二趟旅程做好准备。

第二天我沿着S311上的一条路线走,先骑往东边,接着向北到阿克苏。在今天第20个检查点我倒大霉了。

我停下来要喝水的时候一个警察走过来要检查我的护照。距离喀什葛尔还有51km,他们跟我说我不能再继续骑了,因为路况很糟糕。他们还跟我说接下来的300km内都没有可以接待外国人的酒店,所以我不能继续往下骑,我必须要返回喀什葛尔,然后坐巴士去阿克苏。

填饱肚子会更有助于思考吧,我在一个西瓜摊旁边停了下来,有四个男孩在这里喝啤酒。这大概是唯一一个我能有机会和这些人们接触的场合。

我在水果摊旁边站着,他们借着酒精壮胆,欢迎我加入他们。然后他们买了个西瓜,把它切开让大家随便吃。有一个人邀请我去他家里睡觉,但他马上又否决了这个想法。后来他们请我一起研磨一种大麻叶和锯木屑的混合物,他们用报纸卷着抽。

我离开的时候有辆白色的汽车在我后面慢慢地跟着。我停下来想去上厕所,他们也停下来。我走近跟他们说我在去喀什葛尔的路上,我不想惹麻烦。

隔天早晨我去了G314,却被阻止骑自行车。然后我被带到了汽车站,可是汽车站关门了。然后,当下我决定,飞回家,结束旅程。在一个不受大家欢迎的地方,感觉并不好受。

出走的人终将归家,我终于要回家啦!

这是旅途的最后几个小时,我希望不再出差错。我打包好我的自行车,在心里默默地向喀什葛尔的人们说着再见,然后决定用剩下的时间看完这本陪伴了我整个旅途的书:《上帝的笔误》,作者是西班牙作家卢卡·德戴纳,1980年西班牙的最畅销书。它讲述了一个人被送进精神病院的故事,他的精神错乱,他的偏执的迷恋,极度的智慧,和明显正常的表现。

——如果喜欢,就分享给你的朋友吧——

让我们一起在这里,吃吃,喝喝,聊聊骑行

往期内容精选

不当你的世界  只作你的肩膀

行之无涯

心情|阅读|骑行|影音

请留下你指尖的温度

让行涯拥抱你